空帆船

        客观来讲,这个博客充满了压抑的文字。我写给自己的日志不多,每一篇都会在末尾留下希冀,表达奋发向上的声音,然而那种不满,对现状的不满,对自己的不满,压在每一个文字下面,密密麻麻,看得人喘不过气来,只有在提到TyLoo的时候是从头到尾的激昂。亦如我的高中三年,每个人对我的印象都是:在睡觉,每天有25个小时在睡觉。只有我自己知道,每一次梦醒时,眼泪浸湿了我的双袖:“我在做什么?接下来做什么?”,无力地站起来,晃晃悠悠地走出教室,再晃晃悠悠地走回来。现在我不是和徐沟过不去了,我是和自己过不去。

我迎着风

        徐沟的金河初中部是一个把死记硬背贯彻到极致的学校,对每个学生都以完美为基准要求,错了就挨罚是基本常识。我本身是一个对自己有完美主义倾向的人,在小学时基本上从不参考资料,事无巨细地独立思考作答,老师会批改单独纠正,甚至会和我一起讨论,最后查找资料确定答案。但是在这个初中,我发现无论多努力,你都没有办法得到一个好的评价,老师没有闲情和你讨论问题出在哪,错了,打,自己去改。这期间,由于我自己要一点点思考问题,而不是照抄参考书,所以每天写作业写到非常晚,父母也对我很不满意,认为我在浪费时间。在多重压力下,我解决问题逐渐从“做好”变为“完成就行”,成绩也从年级前5下滑到初三的年级第19(说来好笑,父母的计划是让我考徐沟高中,明显是闭眼能考上的,却又对我的成绩一直不满意,高中成绩一塌糊涂了反而又提起“你初中成绩很好哦,为什么现在这样”)。

        初三的事情就不展开了,我曾经写过一篇长文,因为太好笑又删掉了。你们可以想象一下千万富翁市值变成850万就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故事,之后我在看那些烂电影中“救老奶奶被车碾截肢”的烂桥段都会想,有可能吧,生活就是这么荒诞。那段时间我一直想自杀,但是有一天我想明白了,我死不了,就凭你们这群势利眼,豆瓣2.0分的烂导演就想把男主角写死,开什么玩笑。我最后没再去学校,就在家呆着什么事也做不了,最后中考擦着线上了知达。徐沟统一填志愿的时候我没去,五个志愿里没有一个填了徐沟,衡水式教育的好坏我不愿讨论,但是我一定不会再接受了。

金山银山 繁华云烟 温柔之夜
我什么也不带走

        你们不能想象刚刚步入知达的我有多么兴奋:城市,自由,教育资源,人性……这些极为普通的词语散发着美妙的光芒。我每天都很活跃,看各种各样的书籍,筹备着接下来三年的全新生活。我认为自己可以和过去告别,开始全新的奋斗,但是随着学习生活的深入,我发现我并没有告别过去。我的所有行为习惯都在说:你把这件事完成就可以了,即使努力了,也不会有好结果。但我的内心又在想:你要努力,你要冲到前面去。实际上是,我的自己的动力已经被磨灭殆尽了,初中的后半程完全是被人裹挟着前进,又掉到不会被人蛮力裹挟的知达,便顺势跌落。

        当成绩不好时,无形中又会受到压力,而压力只会加剧自己内心的斗争。当人被外界压力裹挟时,是不容易做出感动人心的决定的;当人在内心争斗时,又是不容易执行感动人心的决定的。我完全是那种中下游的学生了,有着中下游学生的一切特质,想要努力又驻足不前,最后一切预计好的行动都敷衍了事。我猜那些中游学校里笔记记得很好看,成绩却不如人意的学生们,心中也都是两面,一面想努力,一面却敷衍至极。

        但知达校园氛围的优秀远远高出我的预期,同学们相处出乎意料地愉快,我初中时之和少数几个朋友说话,对待他人时长冷冰冰的,但是知达亲切氛围给我的性格造成了很大改观。我的印象中男生之间似乎从来不会有任何矛盾,人际交往中始终有着强大的安全感,我想今后的社交团体中,也很难有像知达班级这样有凝聚力的了。

        意志力不是一种玄学,而是一种体力,而我的体力都消耗在和自己斗争中了,愧对于这三年时光,很少做成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。在今年开春的时候,有些人开始提醒我:“你可能连二本也上不了。”我开始是不在意的,为什么要给自己留后路?考不上我去打工,然后自学日语,筹备留考。但其实心里并没有底气,赌错了可是两年的青春。于是我抽了半个月时间去学习日语,马上考过了J.TEST的最低等级,顺利提交了所有留学手续。然后马上回到高三学习中来,当然这期间顺便在北京买了一些抗抑郁药物,对我帮助很大。一模时差二本线20分,二模时高出二本线20分,高考时高出二本线30多分,我疑心我是班级里倒数第一,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,我做了所有该做的事情,可能是知达最差的,但没有那么糟糕:我可以去上个二本,跟很多人一样过安分的一生,也可以去日本重新开始征程。

那狂风 那不知吉凶 的我的前程
什么也不能让我留下

        高考完我托关系弄到了一些网课,开始备考托福,因为日语的问题是去了日本可以解决的,然而日本的英语教育资源却远不如中国。但是网课的进度太慢,而我的英语又只是高中水平,备考难度不小,父母却只抛下一句,六月开始学,就九月去考吧,我知道这是不现实的,每次提及又会被指责不努力,渐渐地连网课也不愿意听。一天晚上,父亲指责我“没有给家里干过一分钱的活,一事无成,根本生活不下去”。我突然意识到事情不是这样的,以前不是,现在不是,以后也不是。我最差的结果,不过是放弃一切学习,去大学报到,然后毕业找个普通的工作,它看起来很没劲,但是没有父母描述地那么糟糕。也许父母是好意,但是偏偏我信以为真了,没有仔细思考过。我的人生一直被吊在半空中,仿佛出了叉子就会坠亡,摔得尸体粘在地上铲都铲不下来,我一直害怕着,却没有一天不出叉子。但其实我一直都在地上,成功了是优秀,失败了不是灭亡,只是“不那么优秀”而已。我松口气,反倒是重新燃起了斗志。

那狂风 那不知吉凶 的我的前程
我还是要扬起帆

        初中时我的“思想品德”兼语文老师,我从来没有那么单纯地讨厌过的一个老师,跟我们讲,说徐沟中学高中部有一个女生,每次考试都想着进步逆袭,但是一直不成功,后来有一次她考得很好,就疯掉了,会把台上的老师赶下来发表演讲,这就是意志力太差的表现。现在想起来我还是无比心疼那位女生,在那样心力憔悴的状态下获得成功,无异于范进中举,难道这位汉语言文学学士,为人师表的家伙,一直觉得范进中举是在讽刺范进吗?不是所有人反映给你的都是真相,更不是所有人教育你的都是“思想品德”。

        在我成绩最好的时候,我曾问过我的好朋友:“你为什么天天睡觉啊,不想成绩好一点嘛?”他趴在桌子上揉揉眼睛,不回答。他有在学校邮局订《电脑爱好者》杂志,为了这个被班主任询问过几次,结果是这杂志每期只有我看,他是不怎么感兴趣的,我问他不看为什么要买,他说我比较喜欢电脑,他不知道和我有什么更多共同话题,就订了半年。当时不能够理解这些事情啊,现在回想起来已经泣不成声。

        我高考成绩很差,但是差在理综,语文120,英语112,我不觉得和那些好学生有太大差距,而这些反而是去日本留学最重要的东西。人还是要选择适合自己的环境吧,有条件的话。去了日本,绝大部分考试内容要重新学习,而作为基础的语言能力又不占下风,我相信自己不会比任何人差。相比国内的话,又是稳赚不赔,去日本上国内二本等同的大学,完全交钱就能上,但凡要成绩的大学其实不会很差,不过名牌大学竞争压力也是与日俱增,加油喽。

        这篇文章不是为公众号所写的,内容也不是高中三年,可以说是我得抑郁症五年以来的一些总结。它们大都是一些低气压的东西,而且文章的主人公并不成功,能提取到的经验教训也很少。主旨上,更多的是希望所有人不被假象裹挟,不再胆战心惊,而是更加坚定,更加执着地走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吧。事实上学习更重要的是效率,而不是时间,为了多抢一点时间而熬夜学习是快乐的,因为白天没有达到计划而在晚上空耗时间是令人难受的,这些差异在学习过程中是可以感知的。为理想而奋斗的人一定是快乐的,如果你不快乐,也无需气馁,因为付出总是有回报的,有可能不是当下,但总是有的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当我听到 风从我耳旁呼啸着掠过
那一刻我的心狂喜着猛烈地跳动
我爱这艰难又拼尽了全力的每一天
我会怀念所有的这些曲折
让我半醉半醒地游荡在我的命运中
让我跟随着她的起伏与她共舞
我爱这被风带走不会再有的每一天
那只有我自己知道的快乐
当我听到 风从我耳旁呼啸着掠过
那一刻我的心狂喜着猛烈地跳动